《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明確提出,科學的宏觀調控,有效的政府治理,是發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優勢的內在要求。必須切實轉變政府職能,深化行政體制改革,創新行政管理方式,增強政府公信力和執行力,建設法治政府和服務型政府。
  以行政體制改革牽引和帶動其他領域的相關改革,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,提升政府治理水平,是十八屆三中全會要解決的核心問題之一。目前的政府改革面臨哪些問題?又該如何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?就此問題,南方日報專訪了上海交通大學國際與公共事務學院院長、中國行政管理學會常務理事胡偉。
  經濟體制改革繞不開行政體制改革
  南方日報:十八屆三中全會部署全面深化改革,經濟體制改革是重點。那麼政府自身改革,加快轉變政府職能和全面改革間是怎樣的關係?
  胡偉:經濟體制改革的深化繞不開政府自身的改革。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過程中,具有龍頭作用、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是政府自身的改革。改革涉及政府和市場的關係,不可能避開政府自身改革來談經濟體制改革。目前政府改革主要是讓政府體制適應市場經濟的需要。經濟改革不是市場自身的事情,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能不能發揮,需要政府來配合。如果政府不下放權力,不該管的都管住,就無法讓市場發揮作用。政府主要是在市場失靈的地方發揮作用,而不是在與市場功能重疊的地方發揮作用。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“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”,同時提出實現“科學的宏觀調控,有效的政府治理”,是關於市場和政府作用的重要新概念。
  “負面清單”理清政府邊界
  南方日報:目前的政府改革面臨怎樣的問題?
  胡偉:政府該管什麼不該管什麼,在過去不是很清晰,有時候容易出現“抓好處、卸包袱”的情況。政府的職能定位一定要清楚,否則就會有“越位、錯位、缺位”的現象存在,而越位和缺位就會造成錯位。理順政府職能,要把該管的堅決管下去,不該管的放出去。比如上海自貿區的問題看上去更多是經濟領域的問題,但還是要從政府自身先“動刀”,所以有了“負面清單”。自貿區推行“負面清單管理模式”,政府規定哪些經濟領域不開放,除了清單上的禁區,其他行業、領域和經濟活動都許可。如果不這樣做,企業和社會都不清楚該做些什麼,政府的行政裁量權就太大了。有“負面清單”就顯示出政府是有邊界的,這樣政府就把自己的權力限制在一定的框架里。當然,公共服務是政府必須要做的,不能全部拋給市場和社會。
  改革要壯士斷腕的決心
  南方日報:新一輪簡政放權已經進入全面深化的關鍵環節,由於一些地方利益和部門利益受到衝擊,很可能會帶來相應的阻礙。面對這種情況該怎麼辦?
  胡偉:目前有一些部門主義、地方主義的情況存在,造成政府權力部門化、部門權力利益化、部門利益個人化的現象。令不行禁不止,該整合的沒有整合,該制約的沒有制約。這一次特別強調整體設計,要有整體協同性,不能完全靠摸著石頭過河。摸著石頭過河一方面強調探索性,一方面也是在利益中進行博弈。現在改革到了深水區,就要有壯士斷腕的決心。由於地方利益格局錯綜複雜,盤根錯節,完全按照理想化的設計去做,對現存利益觸動太多,勢必會受到強烈的抵制和反彈,改革很難推動。完全順應既得利益格局,改革就可能改不動。這應該是相互折衝的過程。
  轉變職能不等於簡政放權
  南方日報:有人說轉變政府職能的實質就是簡政放權,對此您怎麼看?
  胡偉:現在我們強調簡政放權,但不能把轉變政府職能籠統的說成是簡政放權。有些權力要放掉,但有的部分還要強化。越位的要弱化,缺位的要強化,錯位的要轉化。市場能做的那部分政府要放權,比如說投資問題,其實發改委做宏觀調控是可以的,也應該讓企業根據市場信號來投資。過去往往是相關主管部門拍腦袋搞計劃,但又沒有計劃好,有些產品生產線太多,產能過剩。若完全根據市場信號,就不會重覆投資在沒有市場需求的東西上了。在控制投資方面,政府要放權給企業。但像在醫療、教育、環保等領域,政府不是要放權而是要強化,不僅要管,還要管好,讓老百姓滿意。
  南方日報:此前推行的大部制改革已經取得了相當的成效,進一步明確了部門之間的職責分工,解決職能關係不順的問題。目前新一輪改革的亮點又是什麼?
  胡偉:政府除了理順職能,清晰定位,還要優化不合理的結構。過去往往是五龍治水,機構很多,這個問題的核心是政府的構造不合理,要考慮怎樣進行整合。一方面要放權,一方面該統一的也要統一。此前中央力推大部門制,這是從行政系統內部進行結構優化。這一輪改革,進一步市場化是亮點,核心問題是理順政府和市場的關係,按照市場化的方向對政府自身結構和功能進行改革。此前能改的都已經改了,剩下的都是硬骨頭,這個時候政府若沒有自覺性是不行的。這一次十八屆三中全會,中央特別強調,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主動進行改革,是有頂層設計、路線圖和時間表的。顯示了主動性,前瞻性和攻堅克難的決心。全面深化改革,最難的就是政府自身的改革。但不改革就沒有出路。在這方面,必須加強頂層設計,銳意改革,敢於攻堅克難。只有這樣,才能不斷改善政府治理,增強政府的公信力,實現政府的現代化。
  南方日報駐京記者 楊春
  策劃統籌 周志坤  (原標題:全面深化改革,最難的是政府自身的改革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ux78uxbjsv 的頭像
ux78uxbjsv

富城

ux78uxbjs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